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咖啡馆,寻找文学大咖的足迹

2017-8-2 16: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1| 评论: 0|来自: 微信公众号 那一座城

摘要: 本文转自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ID:Zanaducn黄昏七点左右,站在Confiteria London City咖啡馆门口,斜阳有些刺眼。因为逆光,“五月大道”上向你走来的一个个的路人头上,都好像顶着一小团太阳,这是一个城市最美的 ...


本文转自公众号:赞那度旅行人生

ID:Zanaducn


黄昏七点左右,站在Confiteria London City咖啡馆门口,斜阳有些刺眼。因为逆光,“五月大道”上向你走来的一个个的路人头上,都好像顶着一小团太阳,这是一个城市最美的时光。


9AM|Bar El Federal的早餐


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逗留时,住在位于城南的老社区圣特尔莫区(San Telmo)。我的一天通常是在Bar El Federal开始的,它位于公寓三十米外,秘鲁街和卡洛斯·卡尔沃街角处。


这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座典型的“Cafe Notable”,也就是因其文化或者历史意义而被市政府命名成为的“荣誉咖啡馆”


 El Federal 早餐的本地客


我每天去Bar El Federal点一份有吐司、果酱、橙汁和咖啡的早餐,门外同一张椅子上总是坐着同一个年老的人,他总是要一杯小浓缩咖啡、一支香烟加一块随着咖啡免费赠送的蛋糕,唯一的区别是手上那张报纸里的新闻。


此刻,前一天各工会抗议新政府经济革新的大规模游行的余烬正在他手上静静地燃烧。


这座开业于1864年的咖啡馆和其他的“荣誉咖啡馆”都长差不多的样子:厚重的木门,高耸的天花板,马赛克拼花地板,大理石桌面,装饰艺术风的吧台,老式收银机,磅秤,古老的瓶瓶罐罐装点着角落,老海报粉饰着墙头。


El Federal的早餐是我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常规


它们经常出现在街角,好像是一个街区的门面,Bar El Federal也是。沿街都有大面写着装饰艺术字体的玻璃窗,即使窗户并没有打开,它也具有将室内外勾连起来的功能,通过玻璃窗的反射,从一平米见方的玻璃窗里,你的眼睛好像被开启了延时摄影功能。


世界风起云涌从你身边经过,你将目睹这个映在镜子里的城市花园,一如被誉为“作家们的作家”的阿根廷人博尔赫斯的诗歌《贝纳雷斯》所描述的:


“我的眼睛从未见过的

这座魂牵梦萦的城市

就像是映在镜子里的花园

虚幻而又拥挤/远近交汇

屋舍重叠不可企及”


El Federal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1PM|Café Tortoni的简午餐


从圣特尔莫区前往布城市中心的五月大道(Avenida de Mayo)的路上,我看到了La Poesía咖啡馆窗下,正在奋力赶写明信片的游客姑娘;我看到了Bar Sur里,没有黎耀辉和何宝荣在缠绵的冷清舞场;我看到了在Bar Plaza Dorrego刻满名字和誓言的木桌上,喝着一杯名为“潜水艇”(Submarino)的热巧克力的本地男子。


经过大约20分钟的美妙的步行,我来到了绿树成荫的“五月大道”,走在这条街道上,你好像依然能听到来自上个世纪六十到七十年代的拉丁美洲文学爆炸的连环声响,因为这条宽阔的街道上,每隔一个街区也会有一家“荣誉咖啡馆”,作家们坐在这些咖啡馆里,悠闲地用咖啡、香烟和纸笔,引爆了一枚又一枚的文学炸弹。


Bar Plaza Dorrego 的本地客


当你忽然在人行道上看到一个长得像列宁一样的在引吭高歌的男人雕塑,那么布宜诺斯艾利斯最老的咖啡馆Café Tortoni到了。那个男人叫阿斯特·皮亚佐拉(Astor Piazzolla)。


他是这个城市引以为豪的探戈作曲家和班多钮手风琴师,他好像拉面一样拉动着这种阿根廷按钮式手风琴的风箱,在手掌开合之间,释放出连绵不绝的长吁短叹。皮亚佐拉身后就是他在文学上的偶像博尔赫斯经常光顾的Café Tortoni


就在这个由法国移民Touan在1858年开业的Café Tortoni里,我无意中被该咖啡馆目前工龄最长的侍者接待了。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39年。


一推开咖啡馆沉重的玻璃门,布宜诺斯艾利斯静悄悄地回到150年前,那还是它在拉丁美洲小巴黎的时代,昏黄灯光下的新艺术风的内饰,彩色玻璃的屋顶,镶着锈色斑斓镜子的橡木护墙板,被蒂芙尼灯点缀的吧台,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老派男服务员穿梭在客人和著名文人艺术家的胸像之间。


游客在Cafe Tortoni 歇脚


咖啡馆深处的角落里,博尔赫斯先生常坐的位置上,现在放着三个雕塑。这组完成于2006年的、来自于阿根廷艺术家格斯塔夫·佛南德斯(Gustavo Fernandez)的雕塑实在不怎样。


远看好像是那种忆苦思甜博物馆里会出现的蜡像,貌似地主在向乡绅逼债;近看,站立着的拉丁美洲探戈王子卡洛斯·葛戴尔好像殷勤的侍者,坐在右边的阿根廷著名女诗人阿尔韦西娜·斯托尔尼好像一个梳着爱因斯坦发型的、拒绝为自己的消费买单的难缠客人,而几近失明的博尔赫斯如果没有拐杖的苦苦支撑,好像马上就要昏倒在地了。


我用完包括有俄罗斯土豆沙拉、蔬菜馅饼和咖啡在内的简午餐,我的那位老侍者开始带着我穿进穿出,好像房产中介一样介绍这里的每一个房间。


当走过博尔赫斯雕像时,他跃跃欲试地要对我说些什么,我赶紧把手机递给他,谷歌瞬间将他的西班牙语翻译成英文:“1978年,我很荣幸地在这里为博尔赫斯上茶。”哦,这位可爱老侍者的名字恰巧叫Angel。


咖啡客在享受她们的布城咖啡时光


7PM|Confiteria London City


如果博尔赫斯是Café Tortoni的KOL的话,那么领军拉丁美洲文学爆炸的另一个阿根廷人胡利奥·科塔萨尔(Julio Cortazar)最喜欢光顾的,就是距离Café Tortoni两个街区以外的 Confiteria London City。这个咖啡馆,也出现在他写于1960年的第一本长篇小说《彩票》中。



Confiteria London City依然为科塔萨尔保留了座位


这位阿根廷作家诞生于布鲁塞尔的阿根廷驻比利时大使馆,所以他曾自诩为“旅游和外交的产物”。他的文学转向有些偶然,有一天,他漫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大街时,在书店里发现了一本让·可多(Jean Cocteau)写的名为《鸦片》的书,副标题是“解毒日记”。


这本书如同导火索,点燃了这位作家内心的写作炸弹:“我感到我那所有的文学生活不可改变地成为了过去…从那天开始我以一种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抱负和不一样的视野来读与写。”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argen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