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阿根廷器官移植患者自行携带活体器官前往医院手术 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9-4-3 16: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51| 评论: 0

摘要: 阿根廷华人在线3月22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最近,在阿根廷查科省发生一件引人关注的事件。一个家庭用自己私家车载着要移植给家庭成员的活体器官一路风尘仆仆奔赴外地医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活体器官被装在一个泡沫塑料 ...


阿根廷华人在线3月22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最近,在阿根廷查科省发生一件引人关注的事件。一个家庭用自己私家车载着要移植给家庭成员的活体器官一路风尘仆仆奔赴外地医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活体器官被装在一个泡沫塑料做成的容器中,放在汽车座椅上。

他们从查科省Resistencia市出发,目的地是圣达菲市。两地间的路程有546公里,单程需要7个小时。这趟看似疯狂的旅行结局也很圆满。现年56岁的病人目前已经接受了器官移植手术,目前仍然在圣达菲市的一家肾病专科医院接受治疗,等待着他自身的免疫系统能够接纳这个移植进体内的他人器官。然而,这场疯狂的旅行却引发了轩然大波。

接受手术的男子一直在等待着合适的肾脏捐献者。上周末,Cucai Chaco(查科省卫生部下属器官切除和移植转诊中心)方面与患者取得了联系,称有了一个合适的器官捐献者。

捐献者的器官切除手术是在查科省Resistencia市Perrando医院进行的。问题是,从一开始,这位未透露具体姓名的接受器官的患者就注册要在圣达菲市进行移植手术,因为他的社保可以在该城市使用。因此,不得不驱车前往查科省取走活体肾脏。

为什么他们必须开私家车去查科省取器官呢?根据患者家人的说法,当时他们有考虑过叫救护车,但由于时间紧急,而救护车又迟迟没有到达,所以病人家属决定自己开车将病人和活体肾脏送到圣达菲市去。

患者家属告诉当地媒体,他们从Resistencia市开了两辆车同时出发,一路载着患者前往圣菲省首都。但是在开出几公里之后,他们接到了查科省卫生部下属器官切除和移植转诊中心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告诉他们,此外,他们得自己带走器官。于是,他们一辆车继续载着患者前往医院,与此同时,另一辆车则返回Resistencia市取肾脏器官。因此,患者家属就只能把待移植的器官放在汽车座位上前往圣达菲市。

器官移植者的侄子对媒体表示:“对我而言,发生这样的事情完全不可接受,但那天就这么发生了,我认为这至少应该是一个准备更加充分的手术”。

查科省卫生部下属器官切除和移植转诊中心的主任克里斯蒂安•德雷拉(Christian Dellera)告诉媒体说,他们已经协调了器官运送的工作,并否认在此过程中出现延误而导致患者家属返程取肾脏一事。

“我们当时已经有一辆救护车可以使用,救护车正在等待确认与一个医疗团队同行,或者是同时运输器官以及病人一起前往圣达菲市。此外,我们有与患者家属联络的记录,其中还与移植团队进行了协调,记录上协调的结果是器官由患者私家车运送。”

德雷拉说:“通过与移植小组协调,我们将准备移植给该患者的器官交给患者的一个家属,该家属是医务工作者,是他取走了器官并负责运输。家属是病患的侄女。”

德雷拉还否认了他们要求病人家人返回查科省的说法。“他们的私家车掉头返回不是我们的要求。他们跟我们说,当患者乘坐一辆车出发后,其余家属则驾驶另外一辆车来拿器官,然后他们在路上汇合。”

德雷拉:“我们将器官交给他们,他们签署了有关文件记录。于是,我们就通知救护车不用出发了,因为器官已经被私家车取走。“

他补充说,家属使用了器官专用的容器,器官的摆放也是符合规定的,并有足够的冷却条件,以保证器官可以承受600公里的路程。与器官同行的除了一名患者的医生家属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医护人员了。”

德雷拉表示: “这是一种特殊的情况,因为总的来说,我们是准备好派出救护设施的。当被问及是否有其他私人车辆要求这样做时,他回答说“这是查科省的第一例”。

移植手术在圣塔菲肾内科门诊当中进行。医疗主任何塞•雨果•彼德拉武埃纳(José Hugo Piedrabuena)告诉《号角报》记者,这种情况“和往常不一样,并不常见。”

他表示:“器官运输协议都是由每个省的执行机构之间签署,器官也都是由机构指定的运输人员负责运输。我不知道查科省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从未有过这样的问题。如果查科省表示,这样做得到了圣达菲医疗中心的同意的话,那么我就要重申一下,我们从未有过这种先例。这太奇怪了。这是个偶然事件”。

彼德拉武埃纳继续说道:“各省的负责机构,如布宜诺斯艾利斯唯一器官切除和移植协调中心(Cucaiba)或圣达菲器官移植中心(Cudaio),他们是负责配送和接受器官的机构。例如,如果一个器官要从科连恩特斯省到圣达菲机场,圣达菲器官移植中心会负责安排。执行移植的机构没有权利处理器官。到达移植点的方式都是由运营中心负责的“。

“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移植,为此我们要有时间准备。我们需要这样做,并尽快移植器官。当我意识到这种情况时,作为移植单位的负责人,我们在适当的时间内完成了手术。器官从一名17岁的捐赠者体内取出,经历了24小时缺血状态,然后移植进了患者的体内,状况良好,移植很成功。”他总结道。

《号角报》记者与国家唯一切除和移植协调中心(INCUCAI)取得了联系,他们回答说,他们“对此事不清楚”,“国家唯一切除和移植协调中心的法律部门已经要求查科省卫生部下属器官切除和移植转诊中心出具官方信息”。他们说,在没有得到回复前,他们无法发表言论。

“器官转移是有协议的,任何一方都必须予以尊重。如果运输途中出现任何与这个协议有偏差的地方,都要受到惩罚。以本次事件为例,由国家唯一切除和移植协调中心的法律部门要求查科省给出报告,根据报告内容来分析应当采取何种措施。”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文热点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