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脆国录之阿根廷危机|富饶中的贫困:一切的一切都来自国外

2019-1-3 12: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58| 评论: 0|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写在前面】2018年,强美元席卷新兴市场,除了土耳其,阿根廷也卷入这场货币暴跌的“腥风血雨”。澎湃新闻记者在2018年11月中下旬的2个星期中,走进了危机下的阿根廷。2018年,将写入这个国家的历史。这一年,阿根 ...

【写在前面】2018年,强美元席卷新兴市场,除了土耳其,阿根廷也卷入这场货币暴跌的“腥风血雨”。

澎湃新闻记者在2018年11月中下旬的2个星期中,走进了危机下的阿根廷。
2018年,将写入这个国家的历史。这一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腰斩,阿根廷成为拉美地区继委内瑞拉后通货膨胀最为严重的国家。
这个时期的阿根廷汇率虽不再像8月般剧烈变动,但汇率贬值造成的影响已迅速
蔓延,物价纷纷上扬,露宿街头的人随处可见,民众走上街头……
澎湃新闻记者走进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第二大城市科尔多瓦和北部城市萨尔塔,采访了政府高官、参议员、国会顾问、地方官员、企业主、普通民众、探戈演奏者……采访范围涵盖政治、经济、文化、决策各层面,形成《探戈的变奏:阿根廷危机镜鉴》系列报道,旨在呈现危机中的阿根廷之全貌。鉴于眼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全球化出现逆流,阿根廷的危机或可为中国之镜鉴。

很难将“贫困”与阿根廷联系起来。
一个世纪前,它是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20世纪初,阿根廷经济总量曾位居世界前十名。那时候,欧美人常说,“富得像个阿根廷人。”
沿着布宜诺斯艾利斯流入大西洋的拉普拉塔河曾被成为“白银之河” 本文图片均由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摄
穷人的聚会
布宜诺斯艾利斯是南美洲最激动人心的城市之一,同时又因欧式建筑风格显得典雅优美,还有纷繁的夜生活。
中心城区的夜晚
这个城市还生活着很多穷人,阿根廷的富饶中总是弥漫着深深的忧郁。
阿根廷一共有23个省份加上一个首都联邦区,布宜诺斯艾利省占阿根廷总人口的39%,占全国面积的11%,GDP占全国的32%,吸引了全国40%的投资,占全国加工业的47.4%,耕地面积占全国的34%,产出占全国48%。
五月广场附近露宿街头的人  
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历史也是贫民区的历史。贫民区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这个城市的发展速度。这里生活着被社会排挤的工人,他们是摆地摊、做垃圾回收的人。
2001年那场危机给他们留下的是大量的穷人食堂,这里为穷人们提供免费的食物。
10多年过去了,局面并没有得到改观,阿根廷的经济依旧走走停停,穷人食堂不仅仍在,还越来越多。
位于阿根廷国际机场附近的穷人食堂
2018年11月23日,Equiza 21号要举办一场特别的聚会。Equiza,这个位于阿根廷国际机场Ezeiza旁边的区域,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最贫困的区域之一。
这是一场穷人的聚会。
“我们的同志们在厨房里努力赶工为了让每个人能拿到一份餐盒,我为参加这个食堂的工作人员感到开心骄傲。但是如果哪天这里关闭了,我会更开心。希望有那么一天,我们能生活在一个平等的、可以吃饱饭的社会。”
工会领袖Pablo在聚会开始前激昂陈词。
这里的人都是庇隆主义者。而工会成为阿根廷政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可以上溯到庇隆执政时期。
在庇隆执政时期(1945-1955年),亲庇隆的工会在法律制度保护下蓬勃发展,底层工人成为支持庇隆的主要力量,他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地位和诸多权利,工会领导也参政议政,出任政府高官。在庇隆流亡期间,随着民选和军政府的交替,工会势力遭到压制,亲庇隆派的工会领导层遭到清洗,工会积极组织了抵抗。1973年,庇隆回归之后,工会权力到达顶点。
他们反对现任总统马克里,支持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甚至将她视为第二个庇隆夫人。2007年,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在第一轮选举中便毫无悬念地胜出,成为阿根廷历史上第一位民选女总统。
穷人大多支持克里斯蒂娜 
历经2001-2002年危机的艰难时世后,克里斯蒂娜的丈夫,来自南方偏僻小省Santa Cruz的基什内尔,在时任总统杜阿尔德的支持下,在2003年以22%的得票率侥幸获胜。基什内尔不负众望,将阿根廷这个曾濒临破产的国家拉出了危险地带。阿根廷经济一度从危机爆发时的负增长直逼“中国速度”。
可是,2013年克里斯蒂娜却因为腐败问题而连任失败,马克里获选总统。马克里家族是来自意大利的新移民,崛起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军政府时期。马克里在担任总统前为阿根廷最为知名的足球俱乐部博卡青年队的主席,博卡青年连续三届夺得南美解放者杯,马克里也因此积攒了很多人气。
今年的这场危机也严重影响了阿根廷人的生活。据Reyes Filadoro咨询公司12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相对于物价涨幅,工资或退休金在购买能力上减少了约20%。有50%的阿根廷人承认工资不够花到月底;而这其中有90%的人表示在每个月的前15天就花光了工资;85%的人表示没有存款能力。
关于来年选举和经济形势之间的关系,愿意投票给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人中,有76%的人认为经济形势不好;而愿意投票给现执政党的人中,有81%认为自身经济状况良好。
教育劳动大学大布市研究中心所做的第八次社会情况监测显示,首都及大布市地区的很多居民都面临经济窘境。有60%的受访者表示,经济情况较一年前要糟糕或非常糟糕;在首都及大布市地区,49%的受访者表示由于购买力的缺失,已减少了购买食物的开支比例。此外,有30%的受访者表示在近一年内遭遇过饥饿。该报告总结称,2018年的经济危机让60%左右的大布市地区人处于经济堪忧的境地。
阿根廷近半数的儿童和青少年都处于贫困状态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也发布报告显示,阿根廷近半数的儿童和青少年都处于贫困状态。UNICEF呼吁称,除了基本食物的问题,还应关注儿童的教育缺失、社会保护、住房、基本卫生、获取安全用水和安全居住环境等方面。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计算,阿根廷全国有38%的人口至少面临教育、社会保护、住房、基本卫生、获取安全用水及安全居住环境等一个方面的缺失;如果仅考虑未成年人的话,这个比例上升到了48%。
美丽而贫困的萨尔塔
整个拉美都盛产矿产。
阿根廷锂资源丰富,是全球第三大锂金属储量国,也是世界上第三大锂生产国。主要分布在北部卡塔马卡省和萨尔塔省之间普纳高原的盐沼地区,与玻利维亚、智利交界处,形成“锂三角”。
美丽的萨尔塔
萨尔塔虽然锂矿资源丰富,但却是一个贫苦的区域。萨尔塔省生产、劳工和可持续发展部部长宝拉·比尼尼(Paula Bibini)向澎湃新闻表示,来到萨尔塔投资的企业主要来自加拿大,澳大利亚和韩国。中国企业也在三四个盐湖作业。“我们有三个太阳能源厂正在建造当中,一切的一切都来自国外。”
这里还盛产阿根廷民谣。萨尔塔著名的音乐餐厅,餐厅创办人为著名的阿根廷民谣艺术家。
据阿根廷矿业企业家协会称,2017年阿根廷矿产品出口41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7.1%,贡献财政收入140亿比索。按地区划分,出口矿产最多的省份为圣克鲁斯省、圣胡安省、卡塔马卡省和胡胡伊省。萨尔塔并未被列入其中。
原住民 
矿业在2017年占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的1%,预计到2025年该比例将达到3%-4%。按行业划分,矿产品出口在阿根廷各领域出口中位列第四,排在前三名的是油料作物、粮食和汽车。
马克里政府从上任之时,就开始重视矿业。他取消了此前对矿业产品出口的截留,希望通过这个措施来推动未来几年内的经济增长。
比尼尼很期待G20会议后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来到萨尔塔投资,除了投资矿业,她希望能引入中国的农业加工产业。“萨尔塔有大量的农作物生产,包括玉米、黄豆。我们的构想是作为省政府,可以帮助企业形成联络网。如果中国需要,配合中国市场的需求来加工产品。”
萨尔塔市区
她详细地介绍称,与中国合作是萨尔塔千载难逢的机会,萨尔塔省政府可以完全配合中国的投资方。萨尔塔有很多原材料,但是因为离阿根廷的工业中心布宜诺斯艾利斯很远,工业化不足。“投入的资金也可以是分期的,我们不需要像能源或矿业的大批资金的注入。现如今我们只靠农产品,除了谷物我们还生产鸡肉、猪肉,都是中国人平时消费的。我在中国看到了大量的科技进步,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我再次强调,分期投资。这里什么都可以做,有丰富的水资源和肥沃的土地。还有放养式的畜牧业。我们有很多资源可以向世界提供。”
“你们如果接触到投资者,希望你们可以帮着介绍,”比尼尼最后向澎湃新闻记者强调说,“不需要想得太长远。”
因为公共交通落后,街上的交通工具以摩托车为主。
Alejandro Pedron Costas的家族16世纪就穿过秘鲁来到了萨尔塔,他们是当地最早的西班牙移民,最早以皮革业起家,还开发了糖业,现在家族将投资重心放到了房地产和旅游。萨尔塔美丽的山谷近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背包客,Alejadro现在正在开发的是旅游度假区。
Alejandro Pedron Costas的家族16世纪就穿过秘鲁来到了萨尔塔,现在与朋友合伙经营着一家房产开发公司。
他曾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学习工作8年,他还是更热爱故乡,现在是9个孩子的爸爸。
“虽然萨尔塔很美,但是这里很穷。比如,你会看到很多骑摩托车或是骑自行车的人,因为这里几乎没有公共交通。”
他边开车边向我介绍。“你知道我们现在的利率是多少吗?”他反问我。
看我点点头,“这么高的利率,就不会有人去投资实体经济,都去投资金融业了,这是不对的。”还没等我问,他自己感叹道。
1816和1821之间,萨尔塔在当地的军事领袖马丁-米格尔的领导下发起了城市和周边地区的保卫战,以防来自北方的西班牙殖民者的侵扰。
内斯托尔·雷斯蒂博是中国阿根廷首份文化交流杂志的主编,他此前是阿根廷知名的《号角报》报道国际经济新闻的记者。他在2018年来到中国,去看了中国的贵州和四川,希望看看中国的贫困区域是如何的。11月,他和朋友们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做了一场关于“中国如何扶贫”的分享会。他向澎湃新闻的记者表示,他认为阿根廷的贫困问题非常严峻,眼下的这场危机只会让状况更恶劣。
(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阿根廷研究中心对本专题的支持)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