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黑暗中的宁静祥和!阿根廷作家讲述亲身经历死亡的感受

2018-12-27 02: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7| 评论: 0

摘要: 阿根廷华人在线12月22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阿根廷一名作家拥有了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从死神手中回归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心脏骤停的感觉又是怎样的呢?一名阿根廷作家曾被送到医院接受治疗。某个时刻,他眼前一片 ...


阿根廷华人在线12月22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阿根廷一名作家拥有了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从死神手中回归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

心脏骤停的感觉又是怎样的呢?一名阿根廷作家曾被送到医院接受治疗。某个时刻,他眼前一片漆黑,经历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宁静。然后他告诉医生“我睡着了。” “不,”医生回答说,“你差点死了,是电击治疗帮你捡回了一条命。”醒来后,作家讲述了他在濒死的时候都经历了哪些感受。下面就是他的自述:

我胸口上的强烈燃烧感让我醒了过来,我坐在床上,看到只有几分钟就快到凌晨四点了。这是2017年12月1日。由于我过敏并且身在农场,我想象到最糟糕的画面。我感觉到的声门关闭,呼吸急促。在急救药箱强烈的灯光前,我脱掉了衬衫,但没有看到任何咬伤或皮肤受刺激的痕迹。我走进卧室,开始换衣服。那时我的妻子露西醒了。当我穿上鞋子时,我告诉他我出现了过敏反应,我根本不喜欢这种反应,我要去英国医院检查。在拿社保卡时,妻子说她会陪我一起去。我回答说,将女儿Felicitas单独留在家中或在那个时候叫醒她可能不方便。当我表达完我的意见时,我已经拿好了车钥匙,我转过身亲吻妻子并让她保持冷静。 “打电话给我,打电话给我。”当我出门时,我听到妻子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刚开始的两条街道我走起来没有麻烦,但仍然还要走五个街区才能到停车场,但我希望能碰到出租车,虽然我知道当时那个时间段在这个街区不太容易碰到出租车。我开始走到Garay大道上,然后我的腿突然感到虚弱无力,然后我看到街对面加油站经常给我加油的那个男工作人员,虽然我们离得有点远,但我想大声喊叫求救。有汽车在我面前经过,我感觉到身体内部的火势蔓延,似乎马上要覆盖我整个的胸部。我知道是时候拿出我在爬山时获得的知识了。我不得不冷静下来,尖叫只会消耗我更多的氧气和能量。我停下脚步靠在学校的墙边,这里离卡塔马卡(Catamarca)街不远。

我试图“改变呼吸方式”,就像在运动术语中所说的那样。我意识到死亡已经临近,但我告诉自己我必须抗争并保持冷静。我必须赶去医院,就是要死也不应该死在我唯一女儿就读的学校墙边。我试图放松自己,设法冷静,有些车从我身边过去,我觉得车里的人看着我,他们或许认为这个人是喝醉酒了。我竭尽全力走到了胡胡伊(Jujuy)大街,随后我的情绪开始发生变化。我感觉自己已经克服了困难,感到一切都很平坦,这时候来了一辆警察巡逻车刚好行驶在大道的中间。我来到人行道边上,伸出我的胳膊,试图像拦出租车一样阻止他。但这个距离还是有点远,也许他们没有看到我,或者他们也认为我是一个令人恼火的醉汉而已。

到达Pavón街后我拿出了手机,给露西打电话并告诉她这不是过敏,我毫不怀疑这是心脏病。她让我快回来,但我告诉她这不太现实,我心中感到恐惧,她想来找我,在身后追赶我。我告诉她不要,就留在家里,我觉得不应该再说话了。必须控制呼吸空气,身体剩余的一点能量必须要用来支撑腿部。在停车场的拐角处,我遇到了另一辆巡逻车,这次我把它拦了下来,两名年轻警察在车里。我敲打汽车副驾驶一边的玻璃,让那个警察下车,他有些惊讶。我告诉他请带我去英国医院,我感觉我心脏出了问题,我的胸口在燃烧。

他们下车并向我解释他们没有权力带我去医院。我只好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告诉他们说我知道警察的规矩,但是我快要死了。我只好一人去驾驶我的小货车出来。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因为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到车库后我关上了车库的大铁门,他们就把警车停在车库外面。毫无疑问,他们认为如果我不会一个人死在我的小货车里,也许我不会独自一人离开这个世界,至少还有其他人了解我的悲剧故事。、

事实上,我听到其中一人大声说他门已经接到命令要对我施以援手。这时我已经来到通往车库的楼梯前,我的的车就停在二楼,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可以爬上去。我走出大门,一名警察问我感觉如何,我告诉他更糟糕了。这时,警察就让我坐在通常是嫌犯的后座位上。警报响起,我们像闪电一样冲出去,露西通过我的手机听到了这一切。这时我的肚子感到翻江倒海,除了整个胸部的燃烧感,我还体会到了轻微的压迫症状。

我猜我脑子因为身体的感受而分心了,我的反应开始变慢,警察呼叫增援,另一警车在拐角处的几个街区加入了我们的车队,给我们开道,我们像电影里那样一路朝目标飞驰。

大约四点二十分,我们到了英国医院。没有浪费时间,以最快速度来到门诊部。这时一名警察已经帮我提交了医保卡,当我想起要感谢他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他了。

在门诊里,一个医生给我问诊时,另一个医生把电极放我身上准备给我做心电图。我要医生告诉我全部病情并让我知道。他们让我保持冷静,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但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我的心脏病会发作。我再次打电话给露西,因为刚才进入门诊时,电话讯号断了。她表现得非常冷静,我对此并不感到惊讶。她是我终生的伴侣,我们一起爬山涉水,看过美洲狮的踪迹,躲过了一些短吻鳄和响尾蛇的攻击。一旦我们迷路,我们还可以重新发现另一条路。在南部El Bolsón镇,我们遇到了一群非洲黄蜂,当时已经无路可走,一边是黄蜂,另一边是悬崖。但这次却是一次与往不同的新冒险,它也在某种程度上是与大自然作斗争,但我的对手就在我的体内。我的妻子告诉我要保持安静,她正在乘坐出租车赶来医院。

他们把我推进了电击治疗室,开始往我血管里插针。然后来了更多的医生,那些负责心脏病科住院病人的医生。那个时候我已经在努力呼吸了,所以他们给了我一些氧气,我感到有些松了一口气。他们问我感觉如何,但我只是抱怨胸口有灼烧感。

医生告诉我,我的妻子已经到了。医生出来给她报告我的病情并准许我妻子进来看我,但需要通过一扇门。她能听到我咳嗽声,就像我呛水了一样。就在我太太要进入的时候,一位医护人员跑出来,要求医生快点回去。有人拉着我的妻子回到大厅。

我不记得自己是否有过窒息现象,是第二天露西告诉我这一情况。我只记得当时一切都变黑了。这就像晚上在电脑显示器前的无窗房间,灯被关了一样。完全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最深的黑暗。接着是一种深邃的平和感,与大山所给我的许多经历完全没有相似之处。这种黑暗没有任何可比性:既不像在圣克鲁斯的大陆冰层上,也没有在夏天常年冰封的冰川旁边那种感觉,也不是独自在洛杉矶阿勒塞斯国家公园的厨师山中那种体会。我记得的是,在最深的黑暗中保持绝对的宁静。什么也没有,什么都看不到,一切都是黑色的。突然间,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我看到了广场上的一张长凳,只有侧面可以瞥见一个女人的轮廓。我觉得它像一个梦,但非常特别和美丽。一个我们不想醒来的梦。

在手术室里我感觉很冷,但是在那个奇怪的体育场里,我很舒服,感觉既不冷也不热。这不仅是因为身体的温度和舒适,我的身体不再燃烧,而是处在放松和和谐的状态。一切都被抹去了,我不再意识到我的极端难受。在那一瞬间,我与现实的关系已经不多了,我不想离开这种无法估量的和平。

突然,我坐在担架上说:“哦,我睡着了!”一切都恢复清晰,手术室的灯光使我感到目眩失明。 “你没有睡着,你差点死了!”一位医生说,他伸出一只手指着天空。他笑了,我笑了。我并不害怕,即使我已经复活,绝对的平和与宁静一直与我同在,它会持续下去,现在是可以触及的真实。

我将自己的经历告诉教会的信徒,他们说这种平和是上帝赐予的。所有的说法都是由那些讲述的人来完成的,就我而言,我亲身说出我的感受和我所记得的经历。


是的,我知道我已经短暂地死亡一阵子了,是医生让我复活了。他们告诉我对我进行了强大的电击让我活了过来。尽管我很想活,但那一时刻我却一度放弃了生命同时又感到十分的平静。我曾经准备好了战斗,同时也做好了准备随时离开这个世界。但奇怪的是,虽然坐在担架上,却有着强烈的渴望去计划自己的人生,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也很喜欢那种和平的状态让我选择可以留在这个世界。

我一直勇敢地坚持活了下来,直到某个时刻我必须恳求医生快点来,因为我感觉体内灼烧,感到心脏梗塞,并且已经克服了心脏骤停。当他们告诉我古斯塔沃•雷威亚(Gustavo Leiva)博士已经到医院时,他们一直在尝试安慰我。他们带我去了手术室,在那里我可以看到露西站在通道上。你会好起来的,小黑,她告诉我。我没有骗她,我告诉妻子我很好,我很平静,但我很遗憾看到她脸上不安的表情,想象我的女儿Felicitas在床上睡觉,当然,就好像她以为她的父母还在隔壁房间睡觉一样。

我在四天内经历了两次手术,周二我已经在家了,我的动脉搭了五个支架。从那一刻起,不仅开始了长时间的康复和恢复,而且我还在反思。我猜测并不是由于高胆固醇而导致心脏病发作,这次生病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与灵魂有直接关系,我们面对生活给我们带来的变迁。因此,在进行必要的行为和习惯改变时,必须真诚地重新思考,不仅限于饮食,而是我们处理我们存在的每一个特定或困难情况的方式。

我们受过的训练和教育告诉我们,人生最重要的是工作,学习和责任,但我们不了解自己的局限性。这就是我现在所学到的,日子要慢慢过。要理解你想要实现的一切,无论是物质,专业成就还是某种情感,都会给我们留下一个时间,这个时间将带我们实现它。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不应该因焦虑而疲惫不堪。它也不是通过“担心”可以解决的,仅仅是对我们并不真正知道的东西的预期恐惧而已,它会在它发生的那一刻以某种方式表现出来。

当我面对死亡时,它并不会让我保持清醒,因为它是无法逆转的过程。是的,我试图过一种和谐的生活,虽然看起来无法再去体验一次我在电击室感受到的那种和平状态了。那个时候我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那一点上。
---------
艾嘉尔多•贝隆(Edgardo Berón)是一名阿根廷作家,毕业于通讯学院(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他对大山充满热情,他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走过了阿根廷很多山脉。他在各种旅程中获得了广泛的生存知识。他还是个拳击迷,在飓风俱乐部练习拳击。他出版了三本书:《Antonio Dal Masetto作品的新闻与文学》; 在塞维利亚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编辑的《市长与轶事》,《Heraldo Andante布宜诺斯艾利斯传记,其人物和阿根廷巴塔哥尼亚》。“目前他正在进行诗和小说的创作。他也是阿根廷作家和作家协会(S.E.A.)执行委员会的成员。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